当前位置: 主页 > SEO优化 >

胜负

    老弟,你太鲁莽了
不得,可是还是出言说道。莫陶二人即使知道赌局定下,已经更改,没事,我相信莫大哥的感觉。“江诚的脸色如古井无波,淡然道。
    江诚的表情在白汉杰看来,是故作如此,但在杨天栩与邵佳眼中,却是一种尽显从容的大师风范。莫向东苦笑道:敢相信自己的感觉
    多说无益,还是切吧。这一亿赚的太轻松了,江诚只是吓唬一下白汉杰,让白汉杰丢脸然后压低赌注。他理想的赌注其实在一千万左右,谁知白汉杰居然没有压价,更令江诚惊诧的是白长峰居然答应了下来。my白长峰就不怕会输?其实白长峰相信的是周鹤的眼光,虽然不知江诚哪来的自信,但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只要是商人都不会拒绝。不过可惜的是结果注定会让白长峰失望。
    听闻这里的惊天赌注,各个摊位的人纷纷涌来,摩肩擦踵,原本留下过路的小道也被人群占满。后面看不到的人甚至搬来凳子椅子,有的是桌子,层层增高,若不是有保安维持秩序,刚白早已混乱不堪。
垮了
“是啊,一刀下去,分成两半,除了石头坏旱石头,真的是垮了。”
呵呵,赌石就是这样,十几万上百万打水漂很正常不是?
    来到切石机前,江诚等人便听到几名观众叹息的声音。
    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身看西装领带一副成功人士样子的人站在切石机旁,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看地上大大刁司、十余块碎石,显然切石失败的人就是他。
    “赌石就是这样,一刀天堂,一刀地狱,如果那么容易出翡翠,大家都去赌石了.放轻松点,这点钱对你而言好像不算什么吧?”
    西装男抬起头,看了看一眼来人道:“只是不甘心失败罢了,几万而已,自然不会放在心上。咦,怎么这么多人跟进来?”
    一名认识西装男的富商解释了一下,西装男闻言双眼一亮,哈哈笑道二“想不到今天有幸能见到一个惊天赌注,而且还是白家之人。”
 
    走在前面的白汉杰听到声音,心中一跳,看清楚西装男模样之后,急忙上前躬身道:“见过李叔叔。”
    李志远看到走过来的白汉杰,朗声道:“原来是白长峰的儿子,你是叫白汉杰是吧,听说正在管理白家珠宝生意.
    白汉杰大喜,想不到对方竟然认识自己,白汉杰有些受宠若惊.李家可是一个不逊色杨家的家族,虽然一部分人定居在楚州,但是李家的大本营不在楚州,而是在临江省省会城市云州。
    于此同时,杨天栩同样看到了李志远,亦是上前问候几句,而李志远对待杨天栩的态度显然比白汉杰和善许多,白汉杰虽然嫉妒,可是自中知道这是双方家族势力差距所致。这一刻,似以乎明白了自己父亲与二叔为何要苦自沥血发展白家了。
“你就是与白汉杰打赌的江诚?”没错,不知你是?”
    杨天栩介绍道:“这位是李家的李志远叔叔,你叫李总便可。”
    “李总你好,我是江诚,以后多多关照。”虽然杨天Al对李志远很尊敬,从中可知对方身份不低,但江诚态度依然不卑不亢。
    想必大家都等急,开始解石吧。不过这料子确实不好。“李志远说出了自己的看法,江诚呵呵一笑。
    解石师傅知道赌注后,心中有些紧张,手脚都有些颤抖,问道:“这位老板想要怎么切?”
    “随便,按照你的经验来,别紧张,即使切得不好没人怪你。”
    闻言,解石师傅合中松了一口气,拿起其中较d的一块放在解石机上.把赌石固定好,使用磨轮擦石。滋滋滋
 
    石皮被擦感ri尘,弥漫了整个切石机,一旁围观的众人都眼睛也不眨一下的盯看赌石。毕竟这是关系到一亿赌注,似门想也不敢想的天文数字。见证胜负的时刻到了……哎,可惜没有出雾。”
“垮了,一刀为二,根本什么都没有。”
    周鹤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,白汉杰欣喜若狂,胜券在握,仿佛一亿的赌注已经属于自己。而莫陶等人此时一脸颓废,神色不振。即值邓寸江诚有好感不愿白家胜利的杨夭栩和邵佳也是一身叹息。
    不过江诚脸色始终不变,心中暗想:“看来福缘的’暴增‘也不一定能够保证一定成功,只m口强了一个人的运气而已。”
    “江诚,现在是不是后悔了,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没有州作用,还是准备交钱吧。”
    呵呵,你难道不知道反角死于话多,多言只会被打脸么?胜负未分之际就口出狂言,果然很有白家特色.”
    “哼,口舌再锋利也于事无补。难道你还想这已经被切过三分之一的原石能解出翡翠不成?”
    为什么不呢?师傅,解石吧。”
    好!即使是解石师傅都认为江诚这是在垂死挣扎,但人家是老板,拿钱就得办事。
    滋滋滋滋的解石声又开始响起。
      “出雾了,出绿了,快看”一人惊呼道。
    话音一落,众人的目光便停留在那块大家皆不看好的废石上。皆是不可思议,嘴里呢喃看不可能。解石师傅大吃一惊,想不到自己不看好的废石竟然会出绿,而且凭他多年解石的经验,这翡翠品质很可能极高.不敢继续切,擦石的时候很慢,不停的泼水。似乎印证了解石师傅的塌去,绿意越来越浓,大家都知道里面一定会有翡翠,只是不是体积大小。
    出雾的时候周鹤白汉杰尽皆脸色大变,白汉杰脸色惨白,不断祈祷不要继续出
绿。但是这一刻上苍并不站在他这一边。解石师傅有寻找机会往里面切一公分,伴随滋滋滋滋的声响,伴随看众人的目光,原石再次出绿了。两个地方都出绿,已经很明确地说明里面的翡翠体积不小,这一秒,白汉杰只觉眼前一片黑暗,天昏地暗,玄黄倒悬,一股无力感充斤心头。
 
    而杨天T]莫向东等人的脸色从担优沮丧化为欣喜。
副截然不同的嘴脸表情变化之快实在令人惊奇。
却恍若隔世,
    不同莫向东等人的欢喜,一直观察江诚的李志远却是惊奇江诚的淡然,似乎察觉到对方的目光,江诚转眼一看,付之一笑。
    终于,在众人干呼万唤之下,块头不大,一半糯种,一半冰种,其中的断痕I以乎刚好是被之前的裂缝给断开的,真是鬼斧神工,直让众人惊叹不已。
    “当初切下那一刀人究竟得有多倒霉,两半不同品种的翡翠居然偏偏切刀中间那裂痕,仅仅两公分的距离,却与几千万失之交臂。”估计是被扫把星附体了,谁都认为是废石,只有这位莫老板挑选了,tz旱人家的机缘羡慕不来。”说的也是,不过今天能看到极品的血玉,又能亲眼目睹惊天赌局江诚看看脸色惨白的白汉杰:“白汉杰,你不会赖账吧?”若非这么多人看看,白汉杰肯定赖账,但是杨家李家的人都在场,若是耍赖,那就是打杨家的脸了,借白汉杰十个胆子也不敢。哼,现在就转账给你,你别得意,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双f9f还。”
    “呵呵,我等看.”
    转账之后,白汉杰再也待不下去,带看众人离开。
    今天赚了近三亿的江诚表面依然淡然,可是心中还是欢喜不已。看来赌石来钱比算命快,我是不是该换个职业?
    当然这是一个玩笑,江诚知道可一不可再,若是每次都赌涨,根本无法解释清楚。


[日志信息]

该日志于 2017-02-06 10:54 由 admin 发表在 未知 网站下,你除了可以发表评论外,还可以转载 “胜负” 日志到你的网站或博客,但是请保留源地址及作者信息,谢谢!!    (尊重他人劳动,你我共同努力)

上海SEO | 备案号:苏ICP备17021234号-1 | 站长QQ:137872321 | 上海SEO网站 版权所有   

苏公网安备 32072302010093号

返回顶部